2月1日,花生期货在郑州商品交易所(下称“郑商所”)上市交易。

上市仪式上,中国证监会期货监管部主任罗红生通过视频宣读了证监会《关于同意郑州商品交易所开展花生期货交易的批复》。

郑商所相关负责人表示,花生期货可与已上市的菜油期货形成板块联动,推动完善油脂油料市场体系,保障我国油脂油料安全,也是郑商所服务“三农”、服务新发展格局的重要实践。

上市首日,花生期货主力2110合约,开盘价9866元/吨,截至上午收报10304元/吨,涨幅达10.2%。

据了解,我国是世界第一大花生产销国,近年来花生种植消费呈持续增长趋势。2019年我国花生种植面积为463.3万公顷,表观消费量1205万吨。作为核心的经济作物和油料作物,花生是我国居民食用植物油脂和植物蛋白的重要来源,也是种植区农民稳定收入和脱贫致富的重要作物,其产业发展关系到我国油脂油料供应安全的战略布局。

中国植物油行业协会副会长陈刚表示,此前我国花生产业缺乏连续的市场报价,价格灵敏度较差,容易出现暴涨暴跌的情况,农户和企业的经营存在较大风险。

据统计,过去20年间,中国花生市场经历了剧烈起伏。比如,2002年前后,由于连续几年的扩种,花生现货供大于求,1斤花生价格甚至低至1块钱,随着种植结构调整及市场需求变化,到了6年后的2008年初,1斤花生的价格已突破5块钱,之后又经历数次大起大落,2019年价格波动幅度达到45%。

陈刚认为,郑商所推出花生期货,通过期货市场公开、透明、高效的集中竞价交易机制,形成连续、权威的远期价格,可以为产业主体提供有效的价格预期和避险工具,产业链上、中、下游各主体均可利用期货市场进行风险管理,有助于发挥期货市场在优化油料生产资源配置中的作用,提高花生生产的集约化程度,助推产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促进花生产业结构升级,进一步完善油脂油料市场体系,保障我国油脂油料安全。

在招远市金城花生公司董事长王少彬看来,花生期货搭建了产业与资本之间的桥梁,花生收购和加工企业可以通过期货市场建立虚拟库存,降低资金占用,节省仓储、物流等运营成本;可以通过参与期货交割,拓展采购和销售渠道,提高贸易灵活性;或通过“期货+订单”、“保险+期货”等期货衍生出的经营模式稳定下游企业的原料采购,并助力上游种植主体实现稳收增收。

郑商所理事长熊军提到,早在2018年,郑商所就启动了花生期货研发工作,先后到河南、山东等5省20多县市走访调研,多形式征集60多家现货企业、会员单位意见建议,现场组织召开10多次合约规则论证会,努力使花生期货合约规则设计最大限度贴近现货市场实际,争取使花生期货成为农户、实体企业管用、有效的风险管理工具。

据熊军透露,接下来郑商所根据产业需要和市场运行情况,不断优化花生期货规则制度,在市场稳定运行、相关条件具备的基础上,研究推出“保险+期货”等新的服务方式,适时上市花生期权等衍生产品,增强对相关产业主体的服务能力;落实“零容忍”要求,把防控市场风险放在更加突出位置,强化对花生期货的监测监控,及时化解风险隐患,净化市场生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