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双减”,教育部的最新回应来了。

3月31日,国新办就贯彻“十四五”规划,加快建设高质量教育体系有关情况举行发布会。针对“双减”问题,教育部基础教育司司长吕玉刚回应第一财经提问时称,“今年教育部把这项工作列入重点工作任务,将会同有关部门按照系统治理、标本兼治的工作思路,采取更加有效的措施,进一步加大校外培训机构治理力度。与此同时,要进一步强化学校的育人主阵地作用,切实减轻学生校外培训负担和作业负担,积极回应人民群众的广泛关切。”

此前,相关话题在社会以及资本市场上引起强烈关注。

上周连续几日,教育培训行业中概股公司股价普跌,当周下跌达16.47%,跟谁学股价甚至腰斩,仅在3月26日就暴跌41.56%。虽然背后原因也与美国《外国公司问责法案》的持续推进、对冲基金Archegos爆仓等有关,但监管趋严无疑是重要因素之一。

多位教育创业公司从业者对第一财经表示,监管政策的明确将利好行业健康发展,避免资本与企业追逐下对家长与学生群体形成的焦虑。一位定位校内教学与家庭辅导的教育机构内部人士则表示,此次“双减”政策方向逐渐明晰,但后续还要看具体出台的政策以及执行过程中的落地。

加大校外培训机构治理力度

监管趋严的原因一方面是校外培训行业融资过热、烧钱补贴,另一方面,不知名中小教培机构跑路、给家长学生带来利益损害的事件也时有发生。

网经社“电数宝”电商大数据库显示,2020年我国在线教育共发生111起融资,总金额逾539.3亿元,超过前四年的融资总和。热钱的涌入激化行业狂奔过程中的问题和恶,从业者也被资本与竞争态势裹挟着加大投入成本。2019年在线教育企业获客成本为2000元左右,2020年升至3000~4000元,未上市企业加大融资力度,已上市企业财报亏损均呈扩大态势。

在线教育中概股股价持续上涨,同时也刺激资本加入在线教育创业公司,加剧行业白热化竞争,随之带出收费高、退费难、过度营销、盲目扩张等行业乱象。

“之前几乎所有教辅机构的师资都是无证上岗,包括学科辅导与英语培训等。”多瑙河英语全职培训师朱博早前表示。多位业内人士对第一财经称,很多教辅台实行先招聘上岗、在岗考证的策略,以应对教师供不应求的现状。在相关政策逐渐出台的背景下,该现象才得到逐步改善。

此前新华社发布评论称,如果不加有效约束,资本将无可避免地以高获利为导向,无底线迎合短期“提分”的功利需求,甚至不惜制造群体焦虑,把教育变成一场“内卷游戏”,最后得利的只有资本。要提高准入门槛,不是人人都能“传道授业”。同时要加强资金监管,保障学生与家长合法权益。最为关键的是,要节制资本无底线逐利冲动,保证资本在有序、可控的前提下助力教育发展。政府机构也要积极引导校外培训机构健康、规范发展,引领资本在良好的市场秩序下为教育行业的健康发展添砖加瓦。

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在线教育分析师陈礼腾对第一财经表示,宁慢不乱,教育本来就是一个慢活,大额融资、烧钱补贴用在教育上不合适。另外,教育是刚持续的需求,没必要为了短时间的获客急速狂奔。

吕玉刚也表示,年来,各地积极开展校外培训机构的治理,取得了积极成效。但是一些地方仍然存在着不少突出问题,主要表现在校外培训仍然过热,超纲超标的培训行为仍没有得到根本解决。

吕玉刚强调,对校外培训机构,将坚持依法治理、综合施策,严格落实国家有关法律法规的规定要求,从严审批培训机构,强化培训内容监管,创新收费管理方式,规范培训行为,严肃查处违法违规培训行为,切实维护广大家长和学生的合法权益。

而对义务教育学校,吕玉刚表示,要进一步提高课堂教学质量,规范作业管理,提高作业设计水,严格控制书面作业的总量,“要进一步增强课后服务供给,保障课后服务时间,特别强调课后服务的时间要和当地正常的下班时间相衔接,进一步丰富课后服务内容、提高课后服务质量,满足人民群众和学生的需要。”

中信建投教育行业首席分析师叶乐对第一财经分析,此次校外培训治理是多方面的:首先,校内教育要承担更多责任,包括提高校内教学质量和增加课后服务,比如延长小学放学时间至下午5~6点,当然课后服务还是以综合素质教育为主;其次,针对校外培训要进行系统的治理,比如超前学问题,6岁之前超前学的现象在此政策监管下会减少很多,还有像在线教育广告热的现象在治理下正在规范;长期来看,不仅要对校外培训实行监管,同时也在对中高考招录进行改革,尤其在中考环节需破解唯文化科分数论的问题,在政策方面已经有了积极的变化,像上海发布的新版中考改革方案里面,强化了综合素质考察。

陈礼腾表示,监管的目的绝不是为了打压行业,而是为了行业的健康发展。乱象的改正是一个持续的过程,监管政策的出台,短期内可能会造成市场的波动,但长期来看有助于行业的优胜劣汰,不符合要求的机构不断被清洗,逐渐构建起规范的市场环境。

伴鱼创始人兼CEO黄河称,监管政策对教育企业来说,是挑战,也是机会,意味着教育行业对更优质的教学效果和更高用户体验提出要求,这对行业的积极意义明显。

央地联手推动教育均衡

除了校外培训,教育部在发布会上也对小升初、设立新专业等热点问题作出回应。

曾一度被视为小升初重要参考的奥数竞赛,经历短暂的沉寂之后,在一些地方卷土重来,不少人质疑,这是否代表刚实施一年的小升初全面摇号政策有所松动?

发布会上,吕玉刚对此做出回应:“严禁中小学招生入学与任何形式的社会竞赛挂钩。”

2018年,教育部出台了《面向中小学生的社会竞赛管理办法》,从2019年开始审核并面向社会公布竞赛名单,严格控制竞赛项目数量,从原来的105项减至35项。

“规范社会竞赛项目的管理,是减轻中小学生过重学业负担的一项重要举措。”吕玉刚说,“在这个过程中,全面取消了义务教育阶段的学科类竞赛项目,进一步突出了素质教育导向,现有的5项奥赛只面向高中阶段的学生,不面向义务教育阶段学生。并且特别强调,任何竞赛项目包括获奖成绩,均不得作为中小学招生入学依据。”

吕玉刚表示,下一步将重点做好加强竞赛项目管理、严肃查处违规竞赛、严格执行招生政策三方面工作。深入落实义务教育免试就入学规定和“公民同招”政策,严禁中小学招生入学与任何形式的社会竞赛挂钩,坚决斩断这种利益链。

自2019年7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教育教学改革全面提高义务教育质量的意见》出台以来,全国31个省份自2020年全面实行了“公民同招”。

公民同招是指公办和民办学校实行同步报名、同步录取、同步注册学籍,对报名人数超过招生计划的,实行电脑随机录取,为民办中小学招生热降温。民办学校的招生考试往往带动了中小学招生校外辅导热潮。

无论是加大校外培训机构治理力度,还是小升初全面摇号、公民同招等,都是为了构建优质均衡的基本公共教育服务体系,实现义务教育的应有之义。

在地方上,促进义务教育均衡、整治校外辅导的改革也在进行。

比如,3月16日,上海市教委公布的《上海市高中阶段学校招生录取改革实施办法》提出“名额分配综合评价录取”改革内容。具体包括名额分配到区招生录取和名额分配到校招生录取两类,合计占市实验示范高中招生总计划的50%~65%,与改革前相比,名额分配比例进一步扩大。

“我们将综合素质评价结果作为初中学生毕业的必要条件,也会将综合素质评价和高中阶段学校综合考查结果相结合,2022年我们将在高中阶段学校自主招生、名额分配综合评价录取等过程中开始使用,力求进一步破除招生过程中的‘唯分数论’,引导初中学校改革教育教学和评价方式,促进学生全面而有个地发展。”上海市教委副主任贾炜表示。

值得一提的是,实际上,在促进教育资源均衡化的同时,公民同招、大学区制等政策,都在间接弱化学区房的概念。年来,大城市学区房市场高温不退,因热门小学和初中“一校难求”,一、二手市场均出现学区房“抢房”现象。

在教育公导向下,日各大城市相继发布学区房新政,如上海发布中考改革新政,要求优质高中资源向普通初中倾斜;深圳发布龙华区入学积分新标准,并就深户和非深户积分计算方式、大学区与单片区加分项等内容,向公众征集意见。

尤其是上海新政推出后,市场反应激烈,学区房将“凉凉”的市场声音不断。易居研究院智库中心研究总监严跃进认为,新政可使此前不被看好的小学初中生源质量得以改善,各类学校都可享受更公的招考机会,“哄抢好学区”的现象有望减少,进而促进学区房价格降温。

不过,教育资源均衡化难以一日促成。严跃进认为,为学区房降温,既需要政府层面进行制度设计,对炒作房价、炒作学区的行为,进行严厉打击,也需要家长调整心态,积极理解政策改革初衷,理择校、理置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