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少职校生实时宁愿在格子间免费干活,也不愿在生产一线“打磨”锻炼——

一些职校生为何青睐“跨界实”?

连接着学生、职校与企业,是实现工学结合、校企合作的关键一环。有“产业教授”感慨:“实后愿意留下来在车间当工人的学生是难得的‘宝’。”

现实中,不少职校生实时“逃离”工厂,宁愿到现代化企业格子间免费干活,甚至花钱买实机会。改变职校实的乱象,还需要从优化职业生态开始,改变人们对工厂、对工人的“刻板印象”。

看着汽车维修车间里工人们忙碌的身影,福建金升汽车服务有限公司的负责人任本国心里却烦躁得很,他感叹:“维修车间里想花钱招个实生,一年比一年难。”

就在距离这家汽车服务公司不远的一家电商台企业的总部办公楼里,人力资源专员黄琳还没来得及整理刚刚结束实的实生档案,又收到了当地职校送来的预约明年实的名单。在这家处于当地行业头部地位的企业里,这些“送上门”的实生,实期间非但没有工资,还被要求自费购买一份100元的实保险。

“越来越多的职校生宁愿在格子间里免费干活,也不愿在流水线上赚钱流汗。”在福州市一所职业院校汽车专业教研室老师林少芳看来,这是当前不少职业院校不得不面对的现状。

是就业的缩影,也是职业的开端

东南(福建)汽车工业有限公司的实生叶岳义,学的是汽车维修与运用专业。在实期里,他穿上了工装、劳保鞋,在钣金、喷漆等不同的车间里不停轮转。他告诉记者,能把课堂上学到的理论知识运用到实际生产当中,了解汽车的构造,学汽车无损钣金修复的技术要点,这是实带给他的收获。“实让我们走进了工厂,走了工人,也让我们有机会检验职业技能,树立职业理想。”在叶岳义看来,实是就业的缩影,也是职业的开端。

而“格子间女孩”陈依欣学的是电气自动化专业。人工智能少儿编程、3D打印、STEM科学教育……在这家主打“少儿创造力开发”的初创企业里,她的专业能力却并没有得到“开发”。她每天要面对的,并不是以前实训教室里的PLC电气控制设备,而是电脑屏幕里每天用Word制作的排课表。“与其在车间里‘爆汗’,不如在办公室里享受空调。”对不想在工厂就业的陈依欣而言,实之所以重要,仅仅因为“这是职校里的必修课”。

叶岳义对实的感受,代表了一部分职校生的观点。但和陈依欣有相同想法的职校生也并不在少数。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东南(福建)汽车工业有限公司生产部技术长林杰是叶岳义在职校学期间的“产业教授”。据他观察,几年不仅来工厂的实生少了,即便是愿意到工厂实的学生中,真正能吃苦、愿意研究技术的学生也少了。他坦言:“实后愿意留下来当工人的学生是难得的‘宝’。”

“实连接着学生、职校与企业,是实现工学结合、校企合作的关键一环。”林杰告诉记者,对于职校生来说,“到底是就业,学一门技术重要;还是升学,要一个学历重要?”这个问题的答案直接影响着实的选择与质量。

“汽修这个行业,如果没有经历过实,学生很难出师。”在任本国看来,实对未来汽修工人的重要是不言而喻的。他告诉记者,在职校中,学生能学到的维修技术往往只停留在理论层面,就算有实践机会,也大多局限在单一品牌个别车型的维修。他认为:“唯有经历了在工厂的实,才能更好地完成职业的蜕变。”

数据显示,毕业后一年内就业稳定率在80%以上的职校仅占23.88%。有分析认为,造成职校生就业稳定差的原因在于,无论是中职生还是高职生,在制造业等劳动密集型行业就业的意愿普遍降低,职校生的就业愿望与企业所能提供的实际岗位存在差距。

一边是工厂遇冷,一边是“大厂”被热捧

在任本国眼中无比重要的工厂实,在现实中,却往往是职校生实“最后的选择”。刚刚过去的3个月里,厦门市集美职业技术学校学生张之栋(化名)在一家全球500强的外企实。然而,这个实机会聚焦金融专业,与他的专业并不对口。和身边同期进入公司的实生相比,他的学历也并没有优势。

为了获得这个实资格,张之栋掏了1.5万元买了该公司在厦门的“内推”实名额。这笔不菲的投入,最后给他换来了一份实证明和3个月实期里从未停止过的加班生活。他笑称,自己的实是“内卷式”实

“花钱‘跨界’实,值吗?”面对记者的提问,张之栋给的回答很坚定:“当然值,这是我‘逃离流水线’的第一步。”他告诉记者,不仅是在他的实计划里,在他的职业规划里工厂也是“最后的选择”。专升本后他计划着再考个研究生为自己“改命”,而这份“大厂”的实证明能够为他的“逃离”添把力。

林少芳告诉记者,为了满足学生和家长的实意愿,当下不少职校也不得不将实的重心从传统工厂转移到现代化的企业。在很多职校开具的实目录里,越来越难见到传统生产型企业。校方的“战略转移”让本就不吸引职校生的工厂更难找到心仪的未来工人。

改变实乱象,从优化职业生态开始

今年暑假,泉州轻工职业学院广告专业学生郭子良,以项目合伙人的身份加入了当地洛阳古街改造的创业项目中。店面设计、建材采购、装修监理……现实版的实与郭子良当初的设想并不相同。他原本以为自己只是做个设计师,没想到忙着忙着,就把自己忙成了主理人。

郭子良“进组”的时候,全组有10个人,可如今只剩下4个人还“留守”在项目内。他告诉记者:“大家选择离开的原因,大多是因为工作强度。而我选择留下的原因,也是因为工作强度。”他坦言,在实期里,加班是常有的事。在他看来,实的目的是为了体验职业,“没有加班,无论是对创业者还是对工人而言,都是不现实、也不完整的”。他在乎的是,加班后自己的付出能否获得合理的报酬。作为项目合伙人,郭子良加班参与的古街改造项目将在运营后为他带来分红收益,这也是激励他刻苦实的驱动力之一。

“职校和工厂都可以改善实的环境,但我们却很难改变职业的生态。”林杰感叹,年来,无论是制造业还是服务业,给职校生岗位选择大多沉淀在产业的底端。而大众对一线工人的职业印象往往与高强度的劳动、低标准的薪资相挂钩。

林杰表示,要改变职校实的乱象,就要从优化职业生态开始,改变人们对工厂、对工人的“刻板印象”。(记者 李润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