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村脑中风”凸显基层医保病灶

据10月18日央广报道,日,有群众向媒体反映,在山东菏泽单县莱河镇崔口村,从5岁的孩子到去世很长时间的老人,再到一次也没去过村卫生室的在外务工者,多名村民名下的城乡居民医保账户,五年来莫名出现多次脑中风的医保结算记录。据单县相关部门初步排查,崔口村2000多名村民,起码有37000多条医保结算记录存在问题,类似情况在其他村庄也不同程度存在。目前,当地已成立了联合调查组,并暂停了莱河镇有关村卫生室医保报销资格,国家医保局已派工作组赴山东进行现场督办。

脑中风,既不是地方病,更非什么传染病,可全村人几乎全部“中招”,甚至全家9口人都有所谓“脑中风”的医保结算记录,实在令人瞠目。值得注意的是,上述大多数“患者”的医保都是在村卫生室报销的,且附的乡镇和村里也不同程度存在类似情况,这说明:乡村地区的基层医疗机构或许正成为骗保的“高发地带”。这也提示相关地方和部门,对基层医保的“病灶”,是时候好好掰扯一下了。

上述报道中提到一个细节,即村卫生室负责人在医保相关操作中,只输入药名,直接就报销了。其他所有的程序,包括疾病名称等,都无法操作。而单县医疗保障局相关负责人表示,医保部门每月只审核乡镇卫生院上报的医保结算数据,不具体审核村级卫生室的相关数据。

也就是说,正是由于基层医保报销程序的重要关口失守,村医开药看不到任何报销程序,审核人员看不到开什么药,从而形成了监管的“真空地带”。这也给一些不法分子留下了不小的操作空间。

年来,乡村基层医保基金不时被曝光存在“三假”问题(假病人、假病情、假票据),比如诱导、协助他人冒名或虚假就医、购药;提供虚假证明材料,或串通他人虚开费用单据;伪造、变造、隐匿、涂改、销毁医学文书、医学证明、会计凭证、电子信息等有关资料与虚构医药服务项目。

事实上,不久前实施的《医疗保障基金使用监督管理条例》已经明确了对类似骗保行为的处罚——骗取医保基金支出的,由医疗保障行政部门责令退回,处骗取金额2倍以上5倍以下的罚款;责令定点医药机构暂停相关责任部门6个月以上1年以下涉及医疗保障基金使用的医药服务,直至由医疗保障经办机构解除服务协议;有执业资格的,由有关主管部门依法吊销执业资格。

眼下,“全村脑中风”事件无疑是一封举报信,倒逼当地将乡村骗保问题高度重视起来。相信重重压力之下,这起骗保链条上的所有责任人,都会受到应有的惩戒。问题的关键在于,乡村医保是我国医疗保障体系和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除了按国家法律法规对各种骗保行为进行严厉打击、惩治之外,相关部门更应注意对基层医疗保障制度存在的漏洞及时封死堵严,从根源上杜绝类似事件的发生。(记者 吴睿鸫)